蘭陽博物館走入校園計畫-與太平洋戰友的環境教育

其實我們一般就是很簡陋地基本幾樣上貨車後就出發,到不同地方去跟跟大家分享塑膠再生,當然也有從個地方老師們帶著學生來找我們玩。

不垃圾場有一個很夠意思的戰友:蘭陽博物館,除了建築是一個有趣的形狀以外,館方也是在很多南島語系、考古、物種相關的議題上都很用心,除了這些我們也都很有共鳴的話題以話,蘭博也是在太平洋第一道陣線上,對於海洋垃圾跟環境當然也是很在意,這是非常讓人興奮的事情。

在20年的夏天,我們決定跟蘭博一起把不垃圾這件事情帶入宜蘭各地的校園,不管是一般公立學校、私立學校、實驗學校還是偏遠地區,開啟了一場接著一場環境教育的巡迴。

一般內容會分成三個部分:幻燈片解說、實際物件分享、允許的狀況下會把再生機台帶過去現場直接來。

幻燈片從海島還有自然環境切入,跟學生們講解垃圾與環境的關係,從大樹帶給我們的啟發、糞金龜教會我們的事情、焚化爐與掩瞞場的狀況到整個塑膠再生的過程,讓大家可以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實際物件會請大家把家裡的塑膠收集帶來、學校資源回收室裡的廢棄塑膠、以及不垃圾場帶去的再生相關物件/實驗品,讓大家看到、摸到,從回收之後的情形是什麼。

場地/電力允許的情況下,會直接把機台帶到學校,讓學生們直接把自己產生的垃圾做成再生物件,是一個鼓勵、也是一個象徵、也是一個訊息,了解跟實際操作塑膠再生是最好去理解塑膠廢棄物的方式,當大家認真收集塑膠之後,很辛苦的把它再生成一個東西時,學生們會理解這過程有多麽的得來不易,會發現到資源的可貴,進而在日常生活中把珍惜這件事應用在不同地方。廢棄塑膠只是一個開始,當學生內心發出一株小小的珍惜之苗,會很自然的開始去觀察這個事情,也會開始萌生想要去保護的心,那也是這個計畫其中一個重點。

每一場結束後,看到大家那種帶著希望的臉,會覺得值得了。
大家專注的時候常常會不小心流口水
塑膠這項珍貴的材料,不應該被當作一次性的東西,用15分鐘就丟掉
激進的酷孩子,下課後跑來分享說他覺得有方式可以讓機台更好
或許不久之後,他會把對於工程的熱情應用在讓世界更好的事情上
不垃圾場的孩子王:小麥
常常大家拿到物件就是覺得很不可思議,然後哇噻完之後又竊竊私語:“不可能拉,頓一下後,那這樣可嗎?那樣可以嗎?”,然後又蹦出一堆想像力了。
常常一群酷孩子直接暴動著,看到塑膠廢棄的可塑性讓大家腎上腺素狂飆
今天雖然我們有點把地球搞砸,但也沒有到那麼糟,我們還是有希望; 今天我們牽著孩子們走,明天孩子牽著我們走。

教育這件事情真的是很奇妙的一件事,常常被叫老師的時候會有點疑惑,其實自己完全也是在很疑惑的狀態,與其說是教,比較像是互相討論,在一波一波的校園巡迴時,並不只是單行道的把知識填鴨在這群學生身上,學生其實很單純,也因此更好討論,可以針什麼對,而不是誰對的方式跟空間的去聆聽彼此,或許有時候學生的作法是更聰明,像是耐心、平等、跟憐憫心,就是當朋友一樣,花花時間跟大家聊聊不垃圾,大家也會花時間聽。

當然,重複性的做這樣的事情並不是簡單的一件事,在這邊也想要稱讚一下所有在環境教育的老師們,當老師真的很累誒,有時候還會遇到屁孩,幽默感一跑掉忘記怎麼跟她屁回去的時候真的是容易內傷。

不垃圾場是非常樂意去做教育的,但真的是分身乏術,資源跟團隊很有限的情況,加上本身計畫也有非常多的作業,能做的場次有限,但,嘿,我們很用力了啦。也期待在未來能夠有與環境教育相關蹦出更多有趣的火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