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危險

太危險

玩這個計畫有一個狡猾的地方,那就是很危險,多層面上說,不管是身體上、心理上或社會層面上,都可以帶點哈扣跟刺激。稍微整理一下給有想要玩計畫的人參考,大概會遇到怎樣的危險。

身體上

跟很多故事一樣,我們從海開始說,淨灘會想要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天氣跟地形,一開始沒有想很多,就直接上車下車到了海灘開始,大太陽想說很舒服; 大太陽的時候,會想要避免10~14點直接暴露在太陽下,很容易導致曬傷及脫水。下岸以前會想要觀察一下地形或是跟周邊的人看起來是浪人的人稍微聊聊天,海邊並不是看起來的那麼浪漫,可能滑一個青苔或是打一到浪上來就被捲走,再來就是撿海廢的時候要觀察一下撿的物件,海廢是指海邊上的廢棄物,可以是任何東西,這幾年來,發現大多部分是漁業相關的廢棄物,但也有遇過比較奇怪的東西,譬如說針頭,或是演習後的未爆彈。

有一個說法是,海邊很危險不要去,但其實危險的並不是海邊本身,而且缺少觀察跟認識導致危險,海邊本身是中性。在這邊也想向願意花時間去海邊撿垃圾的大家致敬,除了放棄在家看電視以外,也冒著中暑、脫水、手指被割傷、跌到頭爆掉縫五針的,當然在配一點腰酸背痛也是難免的。

不管是淨灘或是從民間收集回來的廢棄物,第一站就是囤積,目前為止大部分的來源都是髒髒的來,湯湯水水,發霉或是有蟲、蟑螂、老鼠,很多的灰層跟細菌。當然有時候會有民眾會會根據導覽去做很細膩的清洗跟分類,真的很有幫助(想要跟你們歡呼一下,嗚嗚呼),想像一下夏天裡,剛喝完的牛奶瓶,當下直接清洗晾乾或是裡面還有一點點牛奶然後不洗悶了一個禮拜的區別,然後在想像一下要在一大堆還沒分類清洗的垃圾生活在一起,其實沒有太健康。

再來就是最好玩也最哈扣的地方了,塑膠再生,我們從2018年開始,平均每個禮拜的工作時數是100~120個小時,到現在也是,沒有休息過,大概就是在工作與工作間塞個小縫自我安慰一下。塑膠再生的開胃菜就是清洗跟分類,那是一件漫長,重複性很高的動作,不停的做,除了會有點無聊以外就是稍微手會酸而已。

粉碎顆粒就比較哈扣一點,因為是大機械加上物理破壞的關係,要很專心確定只有丟塑膠進去粉碎機裡面,一不小心可以被電到或是手指會被切斷,過程是充滿粉層跟噪音,前面幾次一下下可能會覺得好玩,那種破壞性的暴力感,塑膠物理上的破碎感,老實說是滿舒壓,幾次工作坊,上一秒看起來都是優雅的上班族或是可愛的幼稚園妹妹,哇,上了粉碎機之後馬上變臉,變得有點像是摔角選手要跟你輸贏的臉。一下下總是不錯,如果長時間下來的話,吸很多粉層後肺會有點痛,耳朵會開始有點耳鳴,一直丟來丟去搬來搬去的身體會有一點發炎。再來就是不小心太專注會常常忘了吃飯或是上廁所,代價就是胃痛或膀胱發炎。

再來就是熱(aka hot)的部分,從粉碎顆粒加溫到攝氏200~250度,融化到有一點像牙膏的狀態並在冷卻前加壓到想要的形狀,這邊也是很刺激,因為機台除了許多不確定性以外,也會根據天氣有不同反應,被200度的鐵跟200度的塑膠燙到是完全不同感覺,鐵的感覺是輕輕的表面,其實不太有感覺,後段燒焦的皮膚破開後微微的刺痛感; 而200度的塑膠會黏在皮膚上,甩不掉,有點像被蠟燭的油滴到,疼痛程度x10倍以上。機台製作跟塑膠的後加工的部分有點像,切切割割,挖洞磨來磨去,不外乎就是火花、粉塵、一切可以斷手斷腳的事情,有一次沒注意被機器甩了一下(大概有0.7秒的反應),虎牙直接噴掉,哇幹,覺得超級幸運,那一小片東東甩到眼睛就尷尬了; 然後又很中二的到處跟別人炫耀,那種很猛的勇士身上有很多疤然後妹仔會覺得超辣那種心態,好景不常,不久前脊椎兩節裂掉,雖然之前也有骨頭裂掉的經驗,但跟你說,脊椎裂掉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無止盡的發燒,血尿,那撕裂感,絲………….那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然後無止盡的抗生素、消炎、止痛、安眠、鎮定,然後大概半年的復健,直到脊椎受傷後,從中二到了歐吉桑的階段,不再那麼嘻嘻哈哈了(頂多有機會吹吹口哨那樣),隨著計畫的成熟,很多東西變得更嚴肅,也更容易受傷,開始更注意安全這件事了,因為真的想要轉化更多的廢棄物,安全變成一件滿重要的事情,跟很多事情(職業)一樣,多少會有一點職業傷害,譬如一個職業的滑雪選手,真的是沒斷過幾根骨頭沒有辦法變成pro,或是工地的粗工,為了生活硬拼,還是上班族每天很緊繃的坐在椅子上還要被老闆精神綁架,難免都會一點點的小受傷,整體上的解決(優化)方式,先做好功課要至少稍微知道自己跟使用的工具在幹嘛,作業中要小心,可能需要一些防護措施,像是穿長褲(真的差很多)、護目鏡、手套、耳塞、防毒面具等,多少會有一些防護作用但也有一些缺點,像是有時候真的很熱,常常皮膚因為穿太多裝備天氣熱長一些奇奇怪怪的疹子,面具戴久了,很難呼吸以外臉也會酸,臉頰兩側會有深深的痕跡,手套在某些情境可以達到保護作用,但同時也增加作業的困難度,手感跟靈活度會變差,戴不戴就很看感覺。

搬重物也是計畫中很重要也很常發生的一環,搬垃圾、搬機台,總之很多搬來搬去,有時候也是一不注意就衝了搬,一次搬壓台時,耍帥,單手晃了一台大概7公斤的機具,直接右手脫臼,也是等了好幾個禮拜才有辦法重回戰線,目前為止都還算幸運,身體的傷痛其實都沒有說到生命危險,復健一段時間後還是可以繼續,比起身上的疼,反而是沒有辦法趕快繼續作業是讓人心煩的,常常手感到位,靈感跟氣氛都很在狀態內,但手腳發抖,連一支螺絲起子都拿不起來,那種想要做東西但身體上不允許的狀態真的是很討厭。

心理/社會層面:

玩垃圾這件事情有時候可以非常寂寞,當大家用很快的速度前進而且相信廣告裡的東西會讓人生變得更美好,當你買了這一件衣服,你的人生就會變成跟雜誌上的模特兒一樣美好,當你買了這一台車,你的人生就是成功; 但其實你的人生並不會因為另外一件衣服而更好,你其實已經有很多件放在衣櫃而且很多都沒再穿,你其實不需要另外一台車子去告訴其他人你有多成功,事實是你會因為這台車子的貸款很辛苦、卡在塞車子面憤怒的按喇叭,不禮讓行人讓自己感覺到優越(其實最重要的應該是行人),無止盡的稅金、停車費、罰單、油錢,效益其實沒有比一台腳踏車高,同時去看看一台腳踏車跟汽車的製造成本,跟從a點到b點所需要的能量跟費用,腳踏車真的是一個聰明的發明。

這個計畫就是在用一個超級慢的速度往一個反方向前進,情況有點像是一條狗跟一群獅子打架,需要不少的心理韌性跟一點幽默感,對,很瘋狂。不只是跟整個社會摩差,同時也在跟自己、家人、朋友摩差,自己也是在製造垃圾的一部分,有很多的習慣跟狀態也很難一下次就改變,光買東西拿塑膠袋這一件事情,雖然自己用盡力不去拿,但事實是怎樣都很難百分之百閃掉,也因為家人在菜市場買菜沒有帶購物袋發生了不少次的爭吵。稍微輕輕提醒大家覺得你囉唆撈叨,太用力又會造成反效果,關你屁事,我想用塑膠袋就用塑膠袋,我才不管現在焚化爐的狀態更不管之後的50年會怎樣,如果海邊髒,我就去找一個乾淨的海邊玩,不然我就假裝看不到就好了啊。在之間抓一個漂亮的平衡點可以是滿狡猾的事情,同時又是那麼好玩。

真心熱愛一個計畫很容易不知不覺的把所有的時間、金錢跟力氣丟進去,不會有玩樂、也不會有太多朋友,很會常常不知道自己下一頓飯在哪裡,很多時候事沈浸在垃圾世界裡面,每天眼睛一打開就是去摸塑膠,摸到一個昏天暗地的凌晨,到睡著前的那秒,睡醒後再一次,說實在的,難免會中毒或是跟社會脫節,週邊的家人朋友也會從原本支持,到懷疑,到擔心,到慢慢疏遠,因為你永遠都是在玩垃圾,不然就是在講垃圾,其實大家的耐心也沒有那麼多,表面看到的就是連自己都照顧不好,還想要去玩垃圾,造成大家的困擾、擔心。這一趟瘋狂的旅程,也經歷很多瘋狂的決定,記得有一次狗出事情,當時已經積欠好幾個月房租,身上現金全部加起來可能不到五千塊,水電也快被斷了,當下的決定是直接走醫療體制,想要把這傢伙救回來,放下手邊所有的工作,帶著狗進了醫院,狗的醫療跟人並不一樣,是每天結算而且帳單的金額可以很刺激,每天數千到數萬不等,現金很快就沒了,用信用卡刷了15萬的醫療費,狗沒救活,還跟朋友借了幾千塊處理後事。卡費跟狗的離開也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又回到軌道。這樣不切實際又那麼有點浪漫的事情常常在發生,從前置的研究摸索、中間的再生製成、或是日常生活中,真的是很貴,玩計畫真的很貴。

目前為止大概是透支400萬左右,很緊繃,除了沒有固定收入,疫情跟現實的衝擊下,在去年也撤離了宜蘭工作室,因為沒有辦法在繳房租了,個人寄付也丟了五六百,整場燒了破千,私房錢跟公司資產全部丟進去,不只是歐硬,很硬,比地板還硬,本來想說買台漂亮的車子或是去學開飛機的,都沒有拉,全部脫光光了。

大家可能會覺得不垃圾場是一個超級大、成熟的計畫,事實上只有兩個人在玩,分擔下來的工作量也是很可觀,基本上全部都要做,在同時也要想辦法湊錢讓計畫可以繼續走; 除了放棄原本一切的物慾,也要妥協很多事情才有辦法讓計畫繼續走,舉例來說,小麥其實跟一般的女生一樣,喜歡穿的漂票亮亮,偶爾去吃個好吃的,然後有機會的話想要去哪裡玩一下,玩計畫之後,沒有再買過衣服,也沒有去餐廳,唯一去娛樂的就是旁邊的田邊散散步順便撿撿垃圾,除了採採野菜,常常也是白飯配點胡椒鹽騙騙肚子就繼續上工了,身為夥伴會感受到有點不捨,也很尊敬那種勇氣。

其實一路來,初衷跟態度都沒什麼改變,以前比較會賺的時候會喝一點比較讚的酒,現在可能就有機會喝喝最便宜的啤酒就很開心,以前可以常常不同點去聽很讚的歌,現在可能就是遇到夾哇哇機店哩裡面有放音樂因為會進去聽一下,有點粗糙但那開心的氛圍不變。

當然,有時候社會觀感會有點煩人,像是衣服常常破掉或是沒刮鬍子然後被大家指指點點,也很難解釋,衣服破洞是因為工作環境,真的,怎麼穿就怎麼破,鬍子沒刮是因為太專注在追求工藝上的精進。可能有一點小小的沮喪,希望大家看到的很原始怎麼去幹塑膠的過程,而不是到底有沒有穿一件乾淨的衣服。或是在媒體雜誌、新聞電視還是眾人的稱讚,其實會覺得有點心涼涼的,你們好棒喔,垃圾變黃金太酷了,其實心理只是想說等等餐桌上有一碗麵就好了。

一路上的煎熬跟種種困難並沒有停止這個計畫,那就是用有限的資源去挑戰無限的想像力,轉化成動力繼續前進,找到更聰明節省的食物來源啊、工作室直接搬到不用錢的田裡面、在阿哩阿雜裡面找到更多的快樂、放更多心思在研究開發上啊,反而增加了更多去解決問題的應用方式,真的也蹦出了許多超期不可思議的事情出來。

最最最危險的東西就是,路上會遇到很多很多的天使,以不同形式出現,每當計畫破碎在一片混亂,窮途潦倒的時候,總是有天使出現,拍拍你的肩膀,給你食物給你紅酒給你錢給你加油給你祝福給你一張床給你一堆有的沒的給你抱抱給你愛給你支持,然後不知不覺計畫又繼續了。

雖然很多時候是卡住的狀態,但那能量跟對於世界的熱情只有越滾越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