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我兄弟

是兄弟,是家人,也是老師

玩計畫的過程許多轉捩點發生了,其中一個就是跟動物之間的關係,以前去過動物園,也去過海洋公園,在欄杆前很興奮觀賞這些動物,也看過海豚玩呼拉圈跟唱歌,人生的前半段對動物的看法就是玩具、物件、食物,或是不那麼重要的財產,人跟動物也不是在一個圈子,就算是在同一個圈子,人也是在上面的位置。

不知道的是,原來被關在動物園之前,這些動物是屬於這片山跟那片地,猴子本來是在森林裡面玩耍互相在樹上盪來盪去,而那被放在海洋公園的海豚,原本應該是在那海裡面泡妞打混游泳的,聽到的那海豚聲,並不是唱歌,而是尖叫。最後一次去動物園已經是好幾年前,我在狒狒的那區,看到他們的眼神,我開始哭,然後狂吐,我跟自己說,我再也不會去動物園了。

在16年迷失靈魂的時候,我離開了文明,跑到了沒有人的海邊睡了一年,把自己抽離掉原本的所有一切,一種渴望歸零然後可以找回靈魂,感受了風,感受了太陽月亮,也在路上看到了許多的自然以及動物,有時候沒有人的海邊晚上真的是很熱鬧,譬如說從來沒聽過的動物聲音,當然有時候會遇到成群的野狗,當時並沒有太多動作,頭一次感受到在這遊戲裡面,主宰的並不是人,而是那群狗,自己有機會變成他們的晚餐,靜靜著我觀察著。然後我認識了一條狗嘟嘟,還是微微的保持了距離,雖然他常常用他的方式式好,但還是沒有辦法理解狗不在籠子裡面,而是跟人在同一個空間生活,不懂為什麼狗要一直在蹭,流口水,搖尾巴,然後每天要拉屎拉尿的,幾天沒洗澡身體就會臭臭的,其實有點麻煩。

漸漸不小心,我開始在意,然後會想說他是不是該吃飯了,應該是想出去走走,或是想玩,看樣子是不想回家了,有一種被那種撒嬌綁架,狗在我心中的角色開始有點不一樣了,好像有一點進去那個世界,但又帶點不確定,一個覺得理所當然的就是不管怎樣,狗都會陪著你; 其實這件事情並不是理所當然,而只是因為狗對你單純的愛。

就這樣子,一個新的圈圈產生了,這個圈圈裡面有著動物、植物、還有人,但並沒有誰在誰之上,而是大家都是在同一個圈圈,物種的多樣化跟平衡是唯一一個讓生態好的路徑。一般狗其實不會亂叫,會亂叫的話那就是被關太久,感受到威脅,如果他是在一個舒服安全的狀況下,根本不會有亂叫或是咬人的事情發生,而那些蹭、流口水、搖尾巴則是他用最單純的方式在告訴你,他喜歡你。關於拉屎拉尿的,有趣的是,我們每天也都在做一樣的事情,不洗澡的情況,誰都會有味道,原本的那些疑惑突然都不見了。

狗開始從一個物件變成了一個家人,也是老師,狗沒有心機,也不會算計,除了看到食物或是看起來很好玩的局會馬上貼過去以外,大部分的時間他是無怨無悔的陪伴,家人都是會互相照顧,我開始進入一個世界,如果我今天跟他交換的話會是怎樣,自己會喜歡被這樣對待嗎,當然不會想要被綁起來或是整天關在一個籠子,當然是希望每天都被愛淋浴,開始試著跟狗講話,不知不覺也開始聽懂狗的語言了,然後他似乎也聽懂我在講什麼了,從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到對用自己想要被對待的方式去對待對方,狗開始變成了我的老師,除了為了人類從狼進化到現在這個樣子以外,狗有非常好的感知,他們天生就知道什麼可以吃,什麼不能吃(撇開人工的塑膠或是毒藥之外),可以聽到很細微的聲音; 古溜是我開始進入狗我兄弟的階段,在他身上學習到了很多東西,像是平等或是城市設計,我們形影不離,到哪都會一起,然後他自己出去混,我也混我的,然後會回家交換心得,記得有一次晚上默默的跟著他還有狗群出操,發現其實他們對於至少周圍3公里內徑是非常知道他們在幹嘛,他們對於地理的感知跟空間的需求,遠遠超過我們可以想像的,那時候也看到了一個報導,狗除了可以感受到誰是壞人,人類的心情以外,也可以預知心臟病或是聞得到癌症。

常常記者問說不垃圾場的動力是什麼?我會傳一張狗在沙灘上的照片,他們往往一頭霧水,到底狗跟計畫可以有什麼關係,我其實也講不太出來,但是不管在多辛苦的過程,我只要想到跟狗一起在乾淨的沙灘上面曬太陽滾著沒有塑膠垃圾的沙子,一起玩著一根樹枝,吸著乾淨的空氣,那個瞬間我感到無比的愛跟希望,是世界上珍貴的資產,也呼喚著想要去保護的心,想要大聲用力的回應動物跟植物那種很直接的感覺,那是一種很大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