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再生手機架(百分之百純廢棄物製作)

先從距離這一件事情開始,遠或近其實對於很多事情都有很大的影響,會決定到底夠不夠瞭解,延伸到更多的溫度還有珍惜。譬如說網路這一件事情,它的發生,應該是讓人們可以更容易取得需要的知識或是跟更多的人交流,但事實上好像不是這樣子,現在的感覺是,網路有點更封閉我們攝取知識的方式,也讓人跟人的距離更遠了一些,查了一下在台灣被使用的網站發現,最常被上網站不外乎是政論八卦新聞/讓人放空的影片/購物平台以外,真的是沒看到幾個很有趣/幫助的網站,在社群平台爆炸的時代,除了一些貓貓狗狗療癒或是某個辣妹的資訊,再來就是一些想要用影像告訴別人自己的人生有多豐富的內容,我發現其實很難遇到可以交流的人,其實就真的像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冰箱,但又覺得好像一直開就會有東西,但事實上整個版面就是冰冷冷的廣告,演算法也不會讓你偏離消費太遠,發現每天在用網路的我,一點都不網路。

也許是因為搬到鄉下的關係,我非常懷念跟珍惜人,喜歡哪種用下巴去點陌生人的額頭,然後微笑一下開始聊天的感覺。

廣告是多麼夢幻而且美麗的泡泡,而且不用承諾任何事情,唯一的保證就是在消費後的另一支廣告,大概回想了一下,經手的手機大約在40~50隻左右,具體不太記得,但隱隱約約記得看到某支廣告後覺得我必須要換一隻手機,有更多的畫素,更強的機能,或是純粹覺得如果買了這個,我的人生會更好,每一隻都有一大堆包裝、一大堆配件、一大堆理由,我知道這些手機都是經過很複雜的製成才來到我的手上,但我真的不記得這些手機跑去哪裡了,也許在某個抽屜或是上了垃圾車,好像不用太鑽牛角尖,總之,不管怎樣,再買就好了。

這一隻手機有點不太一樣,不是用買的,而是別人淘汰的拿來用,可能已經不太能觸控,聲音有點糊,但我這一次想要用到不能用然後看可以多遠。很多人覺得台灣是一個很厲害的科技島國,很會做半導體,我其實一顆電阻都不認識,只是覺得很奇怪,如果科技一直在進步,為什麼我們還沒有辦法有一支手機可以用50年呢?總是在半年後某個小地方壞掉然後就必須整隻丟掉,我真的納悶。

再生素材這東西,常常有人問可以幹嘛?如果硬要說的話,我會說拿來幹嘛都可以,很像是你去買一塊木頭或是鐵材,你不會問老闆那塊木頭可以幹嘛,而是你要拿來幹嘛。

大致上就是是某個飲料廠商經過複雜製程銷售到了消費者手上,喝完之後就丟掉,材料是石油提煉出來的聚丙烯,每一個瓶蓋大約是1.5克,需要人工的清洗、分類、分色、粉碎成為顆粒,目前不垃圾場可以粉碎的塑膠量約每小時300克。

以最低薪資計算每公斤再生塑膠顆粒約500元台幣。

顆粒之後會進行花磚的製成,每一片花磚大約需要3小時的製成,放入600克的塑膠顆粒加溫加壓成型,成功的話會變成一片300克的再生花磚。除了很消耗能源/人力/時間跟會產生二氧化碳/有機氣體以外,也有可能會失敗。

下一個步驟其實跟木工的加工方式很接近了,唯一不同的是對於溫度會比較敏感,然後木頭不可逆,塑膠處理的妥當的話可以再回去循環系統。切切割割磨磨敲敲打打跟邊欣賞享受大概花了2個多小時。

有別於其他量化的商品,除了沒有辦法被規格化/量化以外,每一道過程都放了許多的愛與熱忱,獨一無二。

就因為那麼靠近這一件事情,瞭解到每一個得來不易,當然是好好珍惜使用它,更酷的是,有一點破損的話,也可以重置成另一個很酷的物件。全台灣第一個完全廢棄物再生手機架,除了用來證明再生素材可以幹嘛跟對於永續設計熱忱的象徵之外,就是拿來炫耀一下而已,不送也不賣,要的自己做。

好好認識我們所生活的土地-我從採集學習到的事情

那天剛邁入五月,天氣漸熱,心血來潮跑到距離不到10分鐘車程的神秘瀑布消暑,翻過一顆又一顆的巨石,終於抵達瀑布,發現下方長了一片蕺(ㄐㄧˊ)菜小花園!!
看到了真的無比興奮!你可能沒聽過蕺菜這個名字,但你可能有聽過魚腥草這個別名!顧名思義,整株植物散發出一股魚腥味,即使只是一小片葉子,湊近一聞,也會飄出陣陣魚~味~


搬到宜蘭後我開啟了認識、採集本土草藥的新嗜好,原因是終於意識到自己對於所生長的環境的認知是有多麽的匱乏,以前過著與自然斷截的生活,即使身處自然環境中,也沒有真的去認識或意識到祂,頂多成為拍照打卡的背景。
活在理所當然的物質世界裡,會讓人有所錯覺,以為世界就是這個樣子,商店裡有補不完的貨品,市場裡有源源不絕的食物,與拋棄就會不見的垃圾,不垃圾場計畫開始前,我發現我所體驗到的生活,終究是集體催眠下所產生的海市蜃樓,是夢幻也是平靜,卻一點也不真實。
沒有與現實的自然環境聯結,隨時間流逝,許多我們視而不見、腐爛許久的根源,還是會浮上眼前,未與自然連結的生活幻滅後,所得到的真實是塑膠問題、氣候問題、能源問題…到現在的肺炎疫情,無一不是我們取用的自然資源太多,想達到的也太多,知道的卻還太少。
所以我想從自己能力所及的小地方,從我曾認為最不起眼的”雜草“,在此正名為青草,出發!藉由認識與採集植物來好好重新瞭解一下自然環境之於土地之於生活之間的連結到底係蝦密?


採集時會用到眼睛去辨識,雙手去摘取,還會用心去感受與觀測,除了能漸漸學習到台灣原生種、外來種植物的習性與樣態,還能觀察到植物、動物與土地間極其細緻的關係,這是一種很抽象且細微的現象,雖然對於我們人類的體型看來很不起眼,但卻是扎實的存在於世界上!
像是不同種的蜜蜂在花叢中都有其不同的舞動方式與採蜜嗜好,或是相同的植物在不同地形不同土質所長成的姿態也會有很大的差異,某些特定的昆蟲只會在某些特定的植物身上產卵等等等,說也說不完,微小的世界裡有著深遠的因果關係,我們人似乎就是缺乏練習去觀察感知這種自然間微小脆弱,卻也堅不可摧的關係,不小心亦或是刻意地忽略它,問題才會開始存在,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發起不垃圾場的計畫雖然以塑膠再生議題出發,卻同時也要提倡不同面向的生活方式與議題,生態本來就是極其複雜又縝密的網,人也是生態裡的一部分,我們勢必要去融入網中,既然問題已浮上檯面,去面對我們共同製造出來的問題,並擁抱它,謹慎地去執行下一個決定,謙虛平等地與自然互動共處,人類也許才能慢慢找到解決問題的途徑,這是我目前的想法,也是目前做人處事所抱持的心情,我們可以勇敢,但不可以魯莽。
通常我採集的範圍都是工作室附近的稻田,農村可以認識的植物雖然很多,但可以採集的範圍卻很少,因為土地長期受大量的除草劑與化肥影響,導致我就算看到想嘗試食用的植物,也不敢真的摘回家料理,可想而知,當我發現這片遠離毒害,用充滿能量的瀑布所灌溉出來的魚腥草園,有多麼多麽的興奮!!!!
魚腥草是大自然賜與的天然抗生素,能預防流感又能抗菌,抗炎消腫,在野外如果真的不幸被蛇蛇咬一口,還可以直接把葉子搗一搗敷在傷口上救急!索性拿起本來拿來保護書本被濺濕的拉鏈袋,直接拿來當塑膠袋使用,反正它本來就是塑膠袋做的!摘取魚腥草的嫩葉,放入袋中。
我自己在採集的時候,會給自己一些界線跟原則!要抱持一個少即是多的心情,目的是去認識與品嚐,最多採及植物面積的四分之一,也不會整株連根拔起,要抱持著感謝的心情去做這件事情!採集完畢後看看周圍有沒有垃圾,幫忙撿拾帶走,取於自然必要給予回饋順手當然!帶了兩個寶特瓶跟廢棄蝦籠,下山!


回到家在網路上參考了很多處理方式,可以涼拌,炒蛋!亦可曬乾泡茶!我把魚腥草剁碎,混進蛋液裡,加點鹽巴,倒進鍋裡煎,烹煮過後魚腥味都消失了!吃起來有股新鮮的、蕺菜專屬的香味,開心滿足!
希望看到這裡的大家可以藉由這次疫情來思考看看,是不是可以慢慢改變生活方式,或趁機一起好好認識觀察我們所生活的土地呢?從認識自己周遭的植物開始,不管你住在鄉下還是大城市,從陽台不起眼的角落長出的植物開始,散步時留意電線桿下的植株,或校園、公園、馬路旁的大樹,自然無所不在也探索不完,拍下照片上網查詢或使用工具書,都會是很好的開始。


從現在集體意識到危急存亡的時刻,才開始去認識或改變雖然真的晚了一些,但我相信,只要大家都習慣改變一點點,多認識一點點,世界就會變得不一樣,既然現在只能外帶,那就帶上家裡的保鮮盒、杯子去裝,既然收入變少了天氣又熱,省錢不開冷氣就在家裡自由裸奔,讓自己擁有更多不同的選擇空間,多一點浪漫,減少一些非必要的便利跟環境談戀愛,我們才有機會回到在土地上自由奔跑大笑的時刻。

商業模式/募資報告

許多人常常一見面就是問“那不垃圾場的商業模式是什麼?養的活自己嗎?”

這邊就分享一下目前為止的模式給大家參考看看,每一個的利弊跟現在不垃圾場的狀態。

商業模式我想有分成如何營利跟如何支撐這個計劃,不垃圾場一開始並不是以一個營利目的為導向的計劃,一開始是以實驗為導向,想知道到底塑膠廢棄物有沒有其他可能性,小規模的方式會不會有其他的可能性,生活是不是有其他的替代方式?有些人會看我們很像是很愜意的在拯救世界,很浪漫的在海邊玩創作,不用擔心錢,但其實只是在試著用自己小小的力量去拯救一點點的塑膠資源,離拯救世界很遠,一雙手不可能可以拯救太多,真正的解決方式會是在受到這個計劃啟發後而開始行動的大家。再來,浪漫歸浪漫,其實跟大家一樣,該付的帳單還是得付,在沒有穩定收入的狀況下,面對帳單的時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房東並不會因為你做的事情好像很有意義而不收房租,電力公司也不會因為你的計劃可以替社會帶來正面影響而不收你電費。除了平時的帳單以外,實驗也需要很多的材料。

對,所以,不垃圾場很需要錢去讓這個計劃進行,而且需要不少。

再生相關業務營收金額 (台幣)備註
20180摸索期
2019329,102機台販售,再生商品販售,工作坊,無償贊助
2020144,295機台販售,再生商品販售,工作坊,無償贊助
2021.5549,176募資平台,親友借貸,再生商品販售,工作坊,無償贊助
不垃圾場營運開銷
20181,000,000參與不同再生組織,前期研究
20192,295,908再生系統第一階段研發完成,工作空間建置
2020711,997空間營運
2021.5549,176空間營運1~5月,5月房租未付

營利的方式有三種,再生機台/模具設計開發,再生商品/素材販售,以及工作坊/講座,以兩個人的力氣,資源/時間真的很有限,要做的東西也太多太多了,從材料研究,機器開發,產品設計,教育推廣,業務聯絡,市場行銷等等,對真的全部都自己來,包含你現在看的網站也是自己做。我們大概不到半年就開始有業績出現,以手上資源玩到這邊我覺得真的很厲害了,以塑膠問題的狀態跟世界其他的再生組織角度看的話,不垃圾場非常的緩慢,而且非常的渺小。

我大概在3年前就看到有組織把塑膠垃圾作成一條船以外,還自己做一顆引擎可以將塑膠垃圾轉成汽油推動這條船,還去了地中海航海一圈。當然,他們有6個人,跟每年幾千萬不用負責任的贊助資金。當然也不是說要比較,只是,嘿,我們在做眼前可以做的事了。

機台販售的話,還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譬如說安全性或是效率。這是一套傳統市面上不存在的再生系統,就算要存在也會花費數百到數千萬,我們只用了不到50萬就做出了系統,當然有很多狡猾的眉角,需要很多的練習/實驗還有手工的技術去配合,操作上需要很多人力/時間,風險高而且可以有點危險,是需要很多的經驗跟知識才可以。在者就是效率的問題,以一個小的圓型花盆來說,產能約在40分鐘/個,工業等級的話大概是15秒/6個。這套系統,需要基本訓練,模具的設計,然後加上很多很多的耐心/時間跟實驗精神。

對,塑膠再生不是魔術,手指彈兩下就有,是去處理我們平常不願意處理的事情。

塑膠再生產品/素材來說,一般市場大眾的第一印象就是,來源不用錢,所以垃圾做的東西也不用錢,現在市場接收度與理解並不高,再者,我們比較像是把塑膠當作一種藝術創作在做,沒有辦法很規格化或是量化,然後無止境的去販售商品,單一盲目的去量販一個物件好像又跟不垃圾場的初衷有點背道而馳,我們很在意製作的每一個過程,來源是什麼,是誰做的,之後會到哪一個人身上,這個人是不是跟我們一樣會很愛惜這個物件,這個物件是不是可以用很久,如果損壞了怎麼辦等等,真的是每一個步驟都那麼龜毛的充滿了溫度跟愛,因為一開始就是一個想要珍惜資源的態度做過來,也會一直這樣做。

再生素材看起來是一個聰明的方式讓更多設計師去創作,現在可能市場售價大家還是覺得貴,那是因為一個是線性經濟的思維,一個是循環經濟的思維。

線性經濟的計算方式: 原物料成本+加工費用+利潤=售價

以工業化的方式在思考,生產多一點,販售多一點,不管是誰或怎麼做的,也不管是誰買,反正壞掉就在買一個。譬如說中國製的衣服會比較便宜那樣的概念。

循環經濟的計算方式:原物料處理成本+加工費用+環境成本+社會成本+實驗成本=售價

以資源可以被永續的邏輯思考,材料是不是廢棄料,設計出來的物件是不是可以被使用很久,壞掉的話材料可不可以再被循環一次,生產/設計者與消費者有連結,彼此都會對這個產品負責任。

再生素材跟30年比較起來,售價大概是100倍的落差,現在的貴是因為我們在用一套比賽規則去看兩種不同的事情,像是用賽跑的方式去看兔子跟魚看誰跑比較快。

當然我們很努力的在開發,在找尋更有市場魅力的方式去提供大家更可以負擔的再生素材,那就會需要更大的系統,加一點半自動化的巧思進去,就可以做出更大更便宜的再生素材。嘿,必須要先有去開發的資源。

對於上述三個項目有決心,或是真的欣賞不垃圾場計畫的朋友們可以直接支持我們,當然,全部收入將用在不垃圾場繼續做廢棄塑膠實驗。

還有一個最棒的方式就是無償的贊助者們,基本上就是純欣賞,希望這個計畫繼續走,也沒有要求要任何物質上的反饋,這種的真的是讓人超級感動跟佩服,除了感受到無條件的愛以外,也感受到相信的事情被肯定了。支持別人的人是真正的英雄,在這裡再一次用力稱讚你們一下!如果你有多餘的金錢想要推不垃圾場一把的話,請email告知,我在把帳號傳給你。

上面大致為營利狀況,現在我要稍微解釋一下養活自己這件事情。就是超級的開源節流,靠朋友大家幫忙,基本上搬來鄉下之後每什麼物慾了,偶爾喝點啤酒看看星星玩狗玩水,談談情說說愛就很開心了。學會了認識許多野菜,學會了怎麼跟農夫搭訕,也自己種了點東西,也磨練了許多跟菜市場阿姨,五金行老闆聊天的方式,總是可以找到很便宜的或是免費的菜,五金行老闆說:“年輕人,兩根螺絲而已,沒關係啦送你”。

全台各地也多了許多朋友,出去外面吃的喝的睡的用的,東來一下,西來一點也都是朋友相挺。就是一種餓不死,但也沒有太多資源,只能小心翼翼的全心全力在讓這個計畫進行中。加上一點無藥可救的浪漫樂觀主義勉強湊合著。

其實就很像一幅畫,你不會去問畫家說畫布跟顏料多少錢而去判定這幅畫要多少錢。可能他為了畫一隻牛,花了好幾百個小時在感受牛,在認識牛之類的。或是他為了畫一道浪,花了10年住在海邊每天不分晴天雨天的踩沙子看浪。

垃圾變黃金大家都愛,那麼簡單的話為什麼很少人在做?因為真的沒那麼簡單,但也沒那麼難,就是要出現,要做,我們每天都在做,從醒來的那一秒鐘,帶著熱忱,做到睡著的那一秒鐘,隔天重複。

募資計畫這邊稍微報告一下,在3月中的時候,有開啟了一個募資計畫,一個臨時可以救急的方式,在那之前,過年前一週,我的帳戶餘額一萬五,健保欠費直接倒扣了兩萬多,傻眼,帳戶直接負六千,搞的我都有點不敢回家過年。好險,家人朋友們都很諒解,真是辛苦大家了。

總之,募資後來成功了,約90個人願意支持,募到了379,176元,把該付掉的帳單弄一弄,大部分真的都跑去房東那邊,餘額大概剩不到兩萬塊,一直走到了現在,募資金額的結果來說,並不是那麼成功,這30幾萬只能用來暫緩,沒有辦法真的進入理想的開發狀態。但有另一種無形的資源熊熊湧入的感覺,知道誰是願意支持的,大家都在用不同方式支持著不垃圾場。

2.0開發內容進度:

機器優化/新模具/工作環境,並沒有得到太多資源,用了些現有資源小小改善,最實際的應該就是更新了防毒面具的濾嘴。

每月一次無償校園巡迴:

高雄市鳳山國中
新北市新莊區豐年國民小學
世新大學
高雄市鳳山區五福國小
新竹市立南華國中
高雄市文山國小
桃園龜山國中
原先預計六月開始巡迴,因疫情關係,暫時延後。

每週塑膠收集日:

平時就有讓人帶塑膠廢棄物過來,疫情緊張,那之前大家還是可以先收集/分類好。請參考分類連結

開放資源研發室:

昨天有發了一支工作室介紹的影片,陸續整合人/資源後進行討論。

展覽部分先暫緩。

回饋品部分:

(目前除了缺一些時鐘的零件/以及杯墊模具需要鐵材,大花磚需要的零件以外,其他的物件都在製作排程內。)

單純贊助的有28人,我們會繼續走下去,也希望可以聽聽你們的聲音。

寶石耳環的9人,預計在6月底會完成,如果不趕的話希望可以見面拿給你們,有想要先拿的我們可以用郵寄方式寄出。

鑰匙圈有10人,已經製作完成了,如果不趕的話希望可以見面拿給你們,有想要先拿的我們可以用郵寄方式寄出。

小包的13人,預計在6月底會完成,如果不趕的話希望可以見面拿給你們,有想要先拿的我們可以用郵寄方式寄出。

大包的13人,預計在6月底會完成,如果不趕的話希望可以見面拿給你們,有想要先拿的我們可以用郵寄方式寄出。

體驗的有14人+2間公司其實已經可以來了,等疫情過去後直接約過來了,找一天去海邊的心情,來頭城找我們順便踩踩沙子。在那之前,請大家保持身體健康,免疫力顧好,順便思考一下塑膠這件事吧。

一片阿花預計從50/50公分做起,預計七月開始行動。

創客的有4人,預計在七月後會開始跟大家擬定作戰計畫,請保持興奮!

然後,今天買完菜之後剩下2,000台幣,這次疫情的關係,房東也沒有那麼逼人了。他這次說“那你下個月再付好了”

目前想到最理想的狀況就是往非營利的募勸字號前進,一方面可以不用太擔心資金,另外一方面可以保持計畫的純度。第一步可能是先往協會/基金會的方向走,不對,第一步會是處理房租,水電網路跟食物,然後把一片花磚做出來再說。

如果你有什麼想法,想要幫助並加入的請來信。

如果你有一個空間在100坪上下,有三相大電然後可以讓我們免費使用的話,也請來信。

真的是看到這邊寫到這邊的我們都不簡單,在那之前,先用力顧好現在,我們到時見!

然後啊,如果有一天你在路上看到一個黑黑的人在打非洲鼓,停下來,聽他打,看好不好聽,好聽的話,給他鼓勵,給他愛,給他擁抱,給他食物,再給他一點錢,打得不好聽,也對他做一樣的事情,因為更好的未來裡面是需要鼓聲的。

塑膠收集/分類

簡單來說,塑膠是一種統稱,譬如說恐龍或雜草,有分很多種,不懂的我們只用一個概稱,大致上市面看到的分七大類,但其實可以分好幾千種。

不垃圾場專門研究一次性的塑膠廢棄物,收集來源為家人朋友,商店,在週末的時候在不垃圾場基地會開放塑膠收集日讓大家把塑膠帶過來,順便聊聊交流。

目前可以處理的塑膠有2、4、5、6號,其他的因為安全度跟複雜度關係,目前並沒有辦法處理。

如果你有2、4、5、6號的塑膠廢棄物想要再生成一些很酷的東西,我們會非常樂意去做。

帶來的塑膠必須是洗乾淨,湯湯水水請先沖洗乾淨、標籤貼紙等跟不是塑膠東西需要分開,顏色/種類分類好再帶來。也可以直接寄給我們。收集到的塑膠將會被利用再再生產品/教育相關上。

收件資料:

宜蘭頭城青雲路二段158號 0910921698

不垃圾場收

請大家記住,不垃圾場跟垃圾場有點不同,再生並不是一個解決方式,也不是一個可以去濫用塑膠的理由,塑膠再生的過程是非常繁瑣、消耗人力/時間,可以有一點危險的事情,塑膠再生的目的是去啟發大眾對於塑膠的意識以外,更是要去啟發大家採取實際的行動去解決塑膠問題,譬如說減少不必要的消費,更聰明的消費,一起去對消費這件事情負責任,往一個與世界更平衡的方向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