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美的過程- melvita x trasholove 收集箱計畫

好不容易才到手的湯匙只為了那短短10分鐘的方便

追求美的過程中,除了不忘了放點意識在自然環境以及動植物,也是去包容了那不完美,就那一點點的不完美,讓整個美又更完整也更浪漫。

前陣子與法國歐舒丹集團下的有機保養品牌Melvita合作了一個浪漫收集箱的企劃,用民生產生的一次性塑膠廢棄物聚丙烯再生成收集箱,並放置在全台灣不同的櫃點讓民眾可以把家裏的廢棄塑膠帶過去,確保生活中產生的塑膠廢棄物可以被再生成更酷的物件。

其實一開始聽到歐舒丹的時候,是很興奮的,因為不久前有遇到他們贊助的一個計畫,叫做plasticodysse,是一個用塑膠廢物造船,並且自己做個一顆引擎可以抽真空加熱把塑膠廢棄物當成燃料去推動船隻,開著這艘用垃圾做的船,到不同地方推廣塑膠問題的意識,並把各地方收集到的塑膠廢棄物當作燃料開到下一個點,真的想不到有什麼物件可以比這個還要酷,當初遇到這個團隊的時候,內心非常激動,一直流口水,哇,有用不完的贊助可以專心去幹一個計畫,真的是讓人牙癢癢的。plastic oddysse 也是很前衛,其中也幫忙了一個很酷的再生滑板計畫:RPSD,一個把塑膠廢棄做成可以溜的滑板計畫。

一直很不想面對的事實,塑膠廢棄的升級再造這個遊戲,真的玩得起的還是以歐洲市場居多,不管是在一般民眾的支持/參與,政府的政策上,資源上都遠遠比台灣還要活躍,市場上也很被大家認同; 這也是不垃圾場遇到的挑戰之一,除了資源真的少了很多以外,也很難跟大眾撞出實際的火花,可能是大家害羞,或是我們都害怕去冒險一些新的事物。

簡單來說,如果今天在歐洲做事的全身髒髒的,是被尊敬,是被妹仔圍繞,大家覺得你有勇氣把自己的手弄髒,你的工作專業很危險衣服才會破洞,你不刮鬍子是因為你超級專注在你的事情上,也不需要去用外觀去讓其他人留下好的深刻印象,大家因為你的態度跟做事的專業欣賞你、喜歡你、擁抱你。反之,在台灣一樣的畫面你只會被當成非法外勞,基本上很多地方都進不去,有時候覺得去撿海廢回來的時候不會被開罰單就很慶幸,晚上桌上有一碗陽春麵就心滿意足了。這也是不垃圾場一路以來遇到有趣的挑戰。

從頭到尾

嘿嘿,但國外的月亮跟台灣的月亮其實就是同一顆月亮,沒有誰比較怎樣的,看到彼此不同就是去欣賞然後互享啟發然後繼續幹,這個計畫有一個重點就是在有限的資源去挑戰無限的想像力,越有挑戰的事情就是越好玩。

浪漫收集箱

遇到了超浪漫的本土戰友Melvita,一開始的想法是彼此都在不同的領域追求美,過程中也想要回饋一下地球媽媽,他們看到了一罐一罐化妝品的廢棄物,不希望變成浪費,於是開啟了一段追求美的交流。我們從一張什麼都沒有的紙開始,慢慢從草稿進到物件的狀態,一起設計了一套浪漫的回收箱,這對不垃圾場是非常珍貴的,你也知道再生是一條辛苦寂寞的道路,當遇到知音跟妳一起把手弄髒,那是讓人無比興奮的事情。過程中也交換了彼此對於塑膠再生的想法跟能量,那是很不可思議的碰撞一般來說,百貨公司、時尚的東區、辦公室都是離我非常遠的東西,算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感覺大家都是忙著在賣更多東西、忙東忙西的、用很快的速度在前進,而在不垃圾場可能會因為看到一朵雲很漂亮而停擺手邊所有事情,只為了去欣賞那朵美麗的雲,但這次交流後,發現還是有部分在辦公室的人用他們的方式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試著去做一些改變,可能是在原物料挑選的時候會去選擇比較不傷害環境/動物的方式,即使在現實層面中成本會更高、實際上的效益也沒有那麼大,也會願意去做一點點有可能可以改變世界的小事情,還有一個超酷的事情,就是他們超級在意蜜蜂,除了把蜂窩放入設計理念以外,也執行過怎麼跟蜂窩相處的工作坊,當下聽到,就是一個歐吉桑跟兩個超辣OL小步跳的狀態了,辦公桌前可能是一個為了生活而努力的上班族,下班後其實也是一個姊姊、一個媽媽,會說怎麼樣可以讓明天更好,能有這樣子的合作機會,除了找不到東西可以抱怨以外,就是敲擊帥的翻掉了啦。

每一片的顏色、表面、厚度、質感都不一樣,
再生素才的切切割割、表面拋光跟傳統技法很像,但帶了一點狡猾跟把垃圾變寶物的驕傲
再生板材很容易被加工、可以用不同方式結合,需要放更多的巧思
每一道工序都是那麼的好玩,包含前置的清洗/分類

必須很驕傲的說,這應該是目前全台灣最屌的收集箱了,除了是用100%廢棄塑膠再生而成(壞掉的話也可以被再製一次,但我們做的很堅固應該可以撐很久,目前認知的極限可以用450~1000年,但可能因為紫外線或溫度有許變動),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大理石紋路,應該也是最重(珍貴)的了,整個計畫用使用了約263公斤的廢棄塑膠(大約是87500個廢棄湯匙再製而成),整個製成除了超過250個小時,也產生了不少的損耗,最後的結果是一個13 公斤的回收箱,跟很多的製成一樣,中間消耗不少的能量、時間、當然還有人力,真的做到手軟腳軟的,全部的input是263公斤,而實際的ouput是91公斤,中間的損耗是172公斤,這些剩料當然會盡量不浪費,漂亮一點材料有時間我會想要拿來做一個腳踏車籃子,其他屑屑會丟回去系統再生成其他物件,另外也冒著很大的生命危險在做這件事情,可能因為環境賀爾蒙而肩膀上長出另外一隻手臂,肺也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受傷,整個再製過程是可以很危險,不是要恐嚇你們,而是想要跟你們說,塑膠再生很硬,不是說可以再生就可以一直濫用塑膠,重點在於怎麼樣去了解我們跟塑膠的關係並開始思考、採取行動,請大家不要誤會再生這件事情,再生這件事情除了把已經產生出來的廢棄物轉成有用的物件以外,也需要大家一起幫忙解決塑膠問題。這些浪漫的再生收集箱也進到了北中南各大百貨公司開始服役,接下來也會保持追蹤,看看到底收集到了什麼樣的塑膠,然後在狡猾的做出其他更浪漫的物件跟大家炫耀。

歐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