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宜蘭田邊看到的風景

有些說法是,噴完比較好走路,也有說法是如果不噴就會被其他人笑是一個不認真的農夫

之前在宜蘭租了一個工作室,需要一個大一點的工作空間,也想要藉此接近海邊一點,就在二城的大馬路旁邊,時間很倉促,而且需要大電,於是很快就決定下來了,其實只要過了雪山隧道之後打開窗戶就可以馬上感受到宜蘭的美,好山好水的,不管是去爬山、海邊還是說想要泡泡溫泉,都是在5分鐘車程可以到達的,房子的旁邊就是綠油油的稻田,可以看到火車經過,真的是很不錯的風景。

一直以來都很嚮往鄉村生活,很安靜而且可以更接近大自然,玩垃圾這件事情真的是很需要跟大自然親近,一開始也是因為看到垃圾在大自然亂飛才產生的衝動,後面則是需要用接近大自然的方式稍微脫離一下工作,去充充電,轉換能量跟沒有目的在自然散步。亂散步除了是很好的靈感來源,也是許多的垃圾來源,不管是直接路過的車子從車窗戶丟出來、農夫留下的、風吹過來的,在路邊田邊,常常可以看到許多垃圾。

2號的高密度聚乙烯HDPE,可以回收再製但裡面殘留的農藥提高了再製的危險性
便當一式:常見的經典丟法,便當吃完跟飲料一起用塑膠袋綁起來,騎車經過確認一下沒人在看就甩到田裡面
檳榔袋也是滿基本款

亂丟這個行為不太是個問題,但亂丟什麼就有可能是一個問題,譬如說今天亂丟香蕉皮到田裡面,其實過幾天就爛掉而且會被土地吸收; 亂丟塑膠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它不是有機的,也非常難被生物降解(真的很難),比較大的可能性是受風吹日曬而破碎成更小片的塑膠,到處亂飄,也很容易被誤食,原始的世界並沒有塑膠這個東西,動物其實也沒有辦法去分辨,有的可能是用味道判別, 有的可能是用形狀,有些研究顯示,在一個自然的環境中,動物天生就知道什麼可以吃什麼不能吃,化工的東西則有可能對整個生態鏈造成小混亂。

黃色部份是噴完藥之後死掉的草,有時候覺得農夫們好勇敢,都不用戴口罩; 另一方面看到這群鳥,又會想到這以前都是他們的地盤。
另一個有趣的畫面就是常常會看到附近水溝有鳥離奇死掉,有時候是卡在魚池旁的網子,有時候可以看到肚子裡面有塑膠

出去散步亂撿了一些回來,過幾天另一個地方又出現了一些,週而復始的循環,有時候是可以滿累人了,怎麼撿都撿不完的樣子,但不撿就一定撿不完,這個也是計畫中常常要思考的事情,怎麼樣才能沒有垃圾在路上亂飄呢。

古人說的盤中飧,在觀察了宜蘭稻田三年以及與數個農夫聊過天之後,其實沒有以前那麼辛苦,機械化以及農藥的發展後,一樣大小的地可以是5~10倍的產值,所需要的人力也大幅減少,一整年下來,農夫來田裏的次數其實不到10次,機器收割、施肥、噴噴除草劑,很少看到農夫在田裡晃,但除了收割以外,其他時間看到農夫是會有點緊張,廚房就跟稻田黏在一起,不確定到底這樣噴農藥,是不是會對人體有害,但可以看到的被噴過農藥的地方,幾天後草就會全部黃掉,死光光,也看過動物誤食農藥後神經毒發作,不確定這麼靠近噴農藥是不是對支氣管會有影響還是可能致癌,很確定的是,當農夫開始噴藥,能做的就是把窗戶關一關然後離開去海邊放風,不會想要靠近噴農藥或是去吃到有噴農藥的作物。

農夫們總是很專心的在作業,感覺在土地上得到最高的產值以外,其他的事情似乎沒有那麼重要,譬如說田邊的垃圾,那一堆一堆的垃圾似乎困擾著我們多於困擾著他們,在目前台灣這麼極權的資本消費主義下,確實沒有辦法去反駁那張地契證明著土地是他人的私人財產,土地上面有沒有垃圾或是這塊土地其實原先是水鳥棲息的地方,還是說這片土地是連著的,在上面噴的農藥除了可能被我們吃掉以外,也很有可能隨著水溝流向海洋。

跟一些自然農法的農夫們聊天後,大概的方向就是農藥會讓土地變酸,也會變得不營養,保守估計會需要20年以上才有辦法恢復,然後如果只有一塊地在玩自然農法,旁邊的噴藥,你的地也不可能會是非常乾淨; 雖然塑膠再生是在完全不同領域,一樣的共鳴就是在很瘋狂的世界,用無藥可救看似很蠢的方式去做點什麼。當那一滴農藥或是那一片塑膠掉到土地之後,影響是可以很久而且代價是非常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